雙層公寓木村花。 木村花身亡! 《雙層》宣布節目腰斬、停止製作│TVBS新聞網

《雙層公寓》愛華還原「木村花輕生當晚情況」 趕到醫院後崩潰:救不了妳

雙層公寓木村花

跨越朋友界線卻不願承認關係 凌不單止沒有好好處理與小花的關係,他對待Vivi的態度更讓不少女生憤怒。 他與Vivi的關係更加曖昧,兩人在節目中有不少親密的身體接觸,還有獨處時光,Vivi自然會覺得兩人有機會發展。 然而,當Vivi屢次暗示對他的好感時,凌卻言想到荷里活發展的Vivi並不是自己理想中的發展對象。 縱然如此,他卻一直沒有避嫌,當Vivi正式表白時,他卻說「我住進這裏,一直就沒有想過談戀愛」,但當她主動吻他時,他也毫不抗拒地與Vivi熱吻。 明明做出了各種超越朋友界線的行為,卻完全不願承認關係,讓一眾主持人嘩然,更以訂閱程式來比喻他這種不負責任的行為,「他就像那種會用7天免費試用的人,等到要付費訂閱時,就要取消訂閱」。 漁翁撒網同時追求不同女生 作為「離職公司」社長的新野俊幸初到公寓時,身邊女生對他印象不錯,30歲的他成熟穩重、有經濟基礎、行為紳士,但相處下來,種種行為卻引起公憤。 他入住公寓後,還未深入了解,立即邀請公寓內所有女生單獨約會,「漁翁撒網式」地追求女生,予人不專一、花心的印象。 後來,外形亮麗的水著女星林夢加入,他的態度更加進取。 初次見面就喝對方的酒「間接接吻」,又在未得到林夢同意下,便突然親吻她,讓主持人直言他不尊重女性。 對女性沒有任何關心問候,只懂得「佔便宜」,讓他得到「淫賤社長」的稱號。 然而,觀眾對此評價兩極,有人直言林夢毫不抗拒,你情我願的情況下有親密接觸也不是問題。 如果《雙層公寓:東京2019-2020》節目組決定繼續拍攝,觀眾或許會看到他不一樣的一面。

次の

《雙層公寓》愛華還原「木村花輕生當晚情況」 趕到醫院後崩潰:救不了妳

雙層公寓木村花

新聞傳出後,木村花受到網路霸凌的事實,才又因此浮上檯面。 包括所屬的摔角集團Stardom在內、還有新聞媒體的推測,都認為木村花的死因與網路霸凌有直接相關,不過木村花確切的死因和案情細節,直到5月25日警視廳都還在調查當中,尚未證實外界的臆測。 根據《富士電視台》(也是與Netflix合作放送《雙層公寓》的電視台)以及其他日媒的報導:木村花的社群帳號,一天就可以收到好幾百則的攻擊言論,這些謾罵幾乎都不是針對她的摔角職業而來,而是她參加《雙層公寓》實境秀之後,才演變出的網路霸凌現象。 攻擊木村花的言詞極為不堪,「醜女」、「去死」、「給我消失」、「快去被新型冠狀病毒感染吧」——惡質攻擊木村花的性別、外型,乃至所有一舉一動。 木村花曾經透露,這些網路言論對她身心已造成嚴重傷害,只是現象並沒有因此緩解。 今年度又遇到新型冠狀病毒(COVID-19,俗稱武漢肺炎)瘟疫的影響,一方面摔角比賽幾乎面臨全面暫停,另一方面在長時間的疫情自肅之下,木村花的心理多少都有受到一些影響。 只是沒想到,壓力的日積月累最終壓垮了木村花。 那須川天心做為受格鬥界矚目的選手,戰績表現也受到網友的極大關注,也同樣曾因為敗北而面臨若干言論的攻擊,或是拿他的失敗來做成各種嘲笑影片與文字。 同時《日刊Sports》報導也指出,就連從日本遠渡到美國WWE發展的女子摔角手Asuka,期間也收到過不少日本網路言論的抨擊,「每天都是叫人去死、丟女子摔角的臉之類的話語。 」 美國WWE的名將選手、同是女子摔角的名將Tessa Blanchard,也在個人Twitter上表達對木村花逝世的遺憾,「這真的讓我心碎,人們在媒體上能做出如此殘酷的事...。 」 「 誹謗中傷」一詞,也隨著木村花事件成為社群網路的熱門關鍵字。 而除了格鬥界之外,日本的藝能界也陸續發聲相挺,都是針對誹謗中傷的現象表達強烈不滿;特別是因為前不久,演藝界才因為熱門推文「 抗議檢察廳法改正案」,燒到許多歌手和藝能人,之中像是支持抗議的卡莉怪妞,就陸續收到網路上針對他個人的謾罵羞辱,因此木村花事件才能引發如此大的共鳴,進而希望能夠由政府立法「懲罰這些散播仇恨言論之人」。 「 誹謗中傷」一詞,也隨著木村花事件成為社群網路的熱門關鍵字。 而除了格鬥界之外,日本的藝能界也陸續發聲相挺,都是針對誹謗中傷的現象表達強烈不滿。 圖/木村花 Twitter• 在新聞的強力放送下,木村花之死確實點燃了社會大眾對於網路霸凌、誹謗中傷的警戒與反省。 政治圈也感受到這股民意的流動趨勢,25日上午官房長官菅義偉的例行記者會上,也發表對木村花的哀悼致意,並表示政府「會再檢討此類網路侵害他人權利的應對方式」。 在野的立憲民主黨也和執政的自民黨進行協商會談,未來或許可能針對網路上的誹謗中傷言論,擬訂相關法律予以規範。 不過政治人物們的動作,卻也讓人出現了違和感——是不是會因此侵犯言論自由?由政治人物主導的話,有沒有演變成「言論審查」的可能?爭議目前都還在討論當中;但是否真的會在日後因為木村花事件,而出現相關的因應措施,一切都還沒有明朗的發展樣貌。 「言詞,是會成為殺人兇器的。 」這是在木村花死去之後,網路上開始響應的警告。 圖/We Are Stardom Twitter 「言詞,是會成為殺人兇器的。 」 這是在木村花死去之後,網路上開始響應的警告。 社會討論的方向,目前主要還是面對誹謗中傷的議題,而對於真人實境秀的「觀賞、製作道德」,未來也可能會成為後續延燒的話題。 然而,當前的日本大眾媒體、社群網路輿論,依然高密度地追蹤著木村花的所有人生細節,包括所謂的遺書、木村花的人際關係、木村花的愛情世界、木村花的22年所有小故事——還是在收視率的推力下,不斷被放大。 木村花生前留下的小貓,根據Stardom事務所證實,木村花在自殺之前,「她已先把貓咪安置在籠子裡,放到事務所的門口,然後一個人踏上了旅程。 」小貓目前由事務所收養中。 而木村花參演的《雙層公寓》東京篇,目前也已經暫停拍攝。 求救請打1995 要救救我 圖/We Are Stardom Twitter.

次の

《雙層公寓》22歲 木村花 選擇離世!「沒劇本」下的「剪輯」人生,活成「沒人愛」的人設標籤,輿論送走了珍貴的生命...

雙層公寓木村花

而與小花情同姐妺的愛華更在小花自殺當晚伸出援手,然而一切都來不及。 愛華說道:「那天晚上,我剛好晚睡看到她更新限時動態後傳隨手訊息她。 通常她不會晚回,但我沒有收到回覆,接著又看到她的推文,我發現事情不對勁,就馬上衝出家門去到她的住所。 當我到她住處時,她不在那了,我衝到醫院後,卻是一個完全不一樣的女孩。 去醫院的路上,我整路都在想著也許她在哪裏活蹦亂跳呢,也想著即便沒有事情發生,我也要用力抱著她、告訴她:『就算遇到這種情況,也總是有人可以讓你求助的。 你唯一可以傷害自己的時候就是在壘台上。 』」 身為一樣被網友罵慘的愛華也寫下自己的心聲:「當我離開《雙層公寓》後,我也因為網上攻擊而受傷,許多人會說『去死』、『滾吧』或是『上電視前早該預期呀』、『扛不住就不要上電視』但公眾人物也是人,我們也有情緒,言語成了武器,問題不是你內心脆弱無法面對,或是因為是公眾人物就該接受。 我們必須消除那種認為可以對所謂名人恣意說話的想法。 」 而在《雙層公寓》小花單戀許久的籃球選手田渡凌也成為大家關注的焦點。 節目裡他拒絕了小花,並和Vivi 曖昧許久卻不表明心意被認為只是為了宣傳自己而上節目,更入戲的觀眾還罵他渣男。 田渡凌在IG上哀悼小花,字裡行間滿是懊悔:「多希望我們能好好相處,多希望我們能互相分享想法,聆聽妳的感受。 要是我有為你輔導一下就好了。 「小花,你還好嗎?我們在一起出去玩吧!我整天都想著要這麼說,我真的很後悔,真的很痛苦。 」 接著他也談到網路霸凌,「我只是一名運動員,甚至不是藝人。 如果你是名人或是去上《雙層公寓》,那你就要有心理準備成名帶來的後果和覺悟,被罵就要忍耐,我一直這樣聽說的,但這真的是對的嗎?」接著他也指責酸民:「為什麼可以任意去批評你只在電視上見過,根本沒有真正見過面的人?你知道什麼?在批評別人之前,先管好自己的人生吧!」」.

次の